《放牛班的春天》:浅析问题学生形成原因及马

《放牛班的春天》:浅析问题学生形成原因及马

时间:2020-01-10 13:3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曾经我以为,温情只会在亲人之间产生。直到观看了电影《放牛班的春天》,我才知道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温情,更加感人肺腑。

《放牛班的春天》电影法语名称《Les Choristes》,被翻译为唱诗班男孩。在没有观看影片之前,我总感觉为什么“唱诗班男孩”这么具有诗意画意的电影名,会被更换成《放牛班的春天》?直到我看完影片后,我却深深感觉“放牛班的春天”寓意更加深刻。

小时候刚上小学那会,我学习不认真,成绩也不好。父亲总是跟我开玩笑:“你不认真上学,就跟你买条大水牛,让你放牛!”那时候我看见父亲一本正经,并不知道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就不再那么吊儿郎当。“放牛”一词,是农村父母吓唬调皮捣蛋的孩子所说的俚语。“春天”象征更多的是希望与期待。因此这就不难看出,为什么电影会被命名为《放牛班的春天》。

影片很简单,主要讲述的是一个班级的问题男孩整天调皮捣蛋、犯错误、恶作剧,他们无所不干,甚至经常坑害老师。怀才不遇的马修老师来到学校之后,利用他的温情教育教育,使得问题学生逐渐走上正轨。影片最后马修老师被校长开除,他一个人走出校门,学生们用着特殊的方式为他送别。我再一次沦陷在他们的温情之中,除了眼泪,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替代我内心的感动。

《放牛班的春天》从2004年上映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豆瓣评分高达9.3分。 在十几年来,它之所以能够长久不衰,背后不仅是一位老师用爱对问题学生成功的救赎那么简单,更多的则是马修老师对问题学生使用的教育“战略”,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

今天我根据剧情内容,从问题学生的产生原因和马修老师运用的教育“战略”重点分析整个电影给我们带来的直观感受,给我们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带来帮助。

问题学生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包括孩子病态的自我判断和学校残酷的惩罚

▊ 学生病态的自我判断意识,让他们身上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有人告诉我,我们所有苦难的根源都是将某种经历称为“好”而将其他经历称为“不好”的心理过程。

这种二分法就如同一个酷刑室。 在我国教育文化中,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将自己分为“好”和“坏”,“正确”和“错误”之类的二分法。从事教育行业多年,我并不喜欢这个二分法的模式。在我看来,它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这种自我判断的方式会很容易迷失自我,给自己贴上不良的标签。

影片中的学生大多数调皮捣蛋、爱闯祸,而父母们对他们都很失望,就将他们送到类似于少管所的学校,想让他们得到进一步的管教。从另一角度来说,父母或者学校在很大程度上是放弃了孩子。

问题少年莫翰奇本性并不坏,他难以管教被母亲送到“池塘畔底”的青少年辅育院。从此他的行为更加偏差,开始了一系列的犯错误,将自己正式定义为“坏孩子”。其实这就是学生对自己病态的自我判断的过程。

心理学家荣格曾经说过:“每当你感到内疚,羞愧,自责或仇恨时,你就会意识到自我判断的过程,你就开始看到这种情况在你的生活中发生了多少。”

病态的自我判断一旦形成,实际上就像是一个内心受伤的孩子,越是没有爱和包容,问题就越来越严重。再比如派皮诺,他从小父母双亡,缺少爱和包容,他将自己错误判断为没有关心和爱护的孩子。

▊ 学校没有人性的惩罚,让学生病态的自我判断更加严重

在学生进入学校之前,他们身上就有各样各样的问题。他们进入新学校,他们渴望被爱、被包容、被理解,以获得内心的最后一丝慰藉。然而校长弗兰西斯并没有同情他们,从不顾及他们的感受,对他们实行残酷的惩罚。

马修老师进入学校的那一刻,麦神父就被学生恶作剧刺伤,弗兰西斯在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胡乱将学生进行轮流处罚。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便是孟丹,弗兰西斯没有人性的惩罚,就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残酷的环境之下,学生们有理由相信自己本就是问题学生,既然惩罚是必然,那我们何必不将自己的“坏”全部爆发出来。这样一来,学生错误的自我判断意识很快被无限放大,他们身上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多。

心理学家荣格曾经说过:“许多人对病态的判断力是如此之强,以至于他们不断地寻找外部讨厌的事物,却没有意识到他们实际讨厌自己的深度。”

马修老师对问题学生的教育“战略”

剧情中问题学生在校长的残酷惩罚下,并没有任何一个学生屈服在他的铁蹄之下,反而是“前赴后继、越战越勇”。直到马修老师的到来,他给组织音乐合唱团,没多久学生就被他一步一步彻底驯服。这看似是音乐的力量,实则是马修老师将他的教育“战略”运用得恰到好处。

一、马修老师放下身份,与学生站在同一高度看问题

影片中马修老师第一次走进教室,一不小心被讲台绊倒,手提包掉落在地。葛贺克捡起手提包就往学生堆里扔去,学生吵闹声不绝于耳。正巧校长从那里经过,推开门就问马修发生了什么?马修老师隐瞒了真相,让葛贺克免于校长的责罚。葛贺克恶作剧将麦神父的眼睛刺伤,马修作为一名老师,竟然与葛贺克达成协议,原谅了他。最让我感到的一幕就是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纸条上写上了自己的梦想,贝比诺迟迟没有写上,马修老师却蹲下身子,询问贝比诺的原因。

从这一系列的剧情片段来看,马修老师降低了自己老师的身份,他站在学生同样的高度看问题。这样一来,学生就对他完全放下了戒心。他们亦师亦友,才能在音乐合唱团一起成长。

黑柳彻子在《窗边的小豆豆》一书中谈到,小豆豆原本是一位被退学的问题学生,可是第一次来到巴学园,校长先生放下身份,单独与小豆豆对话了4个多小时。这就是老师放下身份的力量,它能够让学生彻底敞开心扉。

在老师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中,尤其是问题学生,他们总是无时无刻都要保持自己老师身份的权威性。因此很多老师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总是非常强势的一方,亦或是站在高处的一方,这就形成了老师与学生之间的等级差别。这种等级差别只会拉开老师与学生之间的距离,让彼此之间产生巨大的隔阂。正如龙应台在《孩子你慢慢来》一书中写到:

从妈妈的角度看孩子的世界,不难:难的是妈妈会蹲下来,保持和孩子一样的高度看世界——我们是一样的生命,我们彼此尊重,我们一起成长。

二、从学生的梦想出发,使学生的病态自我判断意识觉醒

马修老师从走进校园的第一天,就被学生辱骂“秃头”、“子弹光头”,他并没有在意,反而示以学生微笑。麦神父将他带进办公室,却被学生恶作剧刺伤眼部。 马修老师因此第一次见识了校长弗朗西斯的残酷惩罚——随意拉一个学生就关禁闭,直到恶作剧者站出来。

或许从那一刻,马修老师心里才明白学生需要从病态的自我判断走出来, 而且唯一的出路就是从梦想出发。 于是他深入探究学生产生病态自我判断的原因,真正找出学生内心最黑暗的判断。他第一次上课,就让学生在纸条上写出了自己的梦想,从梦想之中开始了解每一个问题学生。

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一天,只要梦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 ——奥普拉

影片中生活的黑暗和痛苦以及父母、学校的放弃,几乎让所有的学生都丢失了自己的梦想。他们困惑、迷茫,茫无目标,在泥泞的沼泽里越陷越深。马修老师的出现,无疑让每一个学生捡起了自己的梦想,并为人生这幅巨大的画卷增添了对比度,质感和活力。

剧情的后半段,学生渐渐从痛苦之中走出来,脸上也开始拥有了欢笑,就连一向自私自利的弗朗西斯校长也深受感染。梦想虽然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它却真真切切地活在我们的心里。一旦它真的爆发出来,就可以转化为新的力量:

愤怒可以成为强大的激情。 欲望会变成爱的温柔。 判断会变得有眼光。 恐惧变成勇气。 痛苦变成了同情心。 苦难变成智慧。

三、学生犯错不是惩罚,而是在让学生在错误中学会成长

在电影之中,马修老师也有一些片段,展示了他对学生的惩罚。不同的是,他让学生从惩罚之中学会了如何改变。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葛贺克因为恶作剧刺伤了麦神父的眼部,马修老师第一个知道真相后,与他达成君子协议,他只是惩罚葛贺克去医务室帮忙,直到麦神父恢复。

在葛贺克照顾麦神父期间,麦神父因为伤势严重被转院时,葛贺克从内心深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内疚,甚至担心麦神父会有生命危险。其实这已经是葛贺克一次心灵的转变。这种方式与校长用惩罚征服学生的方式相比, 校长的惩罚是透过学生们天真的目光来向他们转述世上的灾难,它让学生感到恐惧和叛逆;而马修老师比较贴近现实,融入了更多成长的因素,它能更加让学生深刻体会他们犯错的后果是什么,以及以后如何避免错误。

人生是一场艰辛之旅,心智成熟的旅程相当漫长。但是,它没有让我们感到恐惧,相反,它带领我们去经历一系列艰难乃至痛苦的转变,最终达到自我认知的更高境界。 ——美国作家M斯科特派克

人生在世,确实旅途艰辛,特别是心灵受伤的孩子。马修老师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带给学生生活各个方面的美好,当这种美好与学习生活建立联系时,面对逆境,学生变得更加和平和安静,这就是学生们成长的过程。 正如剧情中莫翰奇将墨水泼到了马修老师的脸上,被众多孩子责骂以及马修老师的“孤立”,他并没有如同往常那样去放纵自己。当公爵夫人来欣赏大合唱的歌声时,莫翰奇敬畏地看着马修老师。马修老师朝他一挥手,他立马领会便纵情高歌。

结束语:

正如《窗边的小豆豆》一书作者黑柳彻子所说的: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有眼睛却发现不了美,有耳朵却不会欣赏音乐,有心灵却无法理解什么是真,不会感动,也不会充满激怀… 很多时候我们其实是茫然的状态,并不知晓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到底是好还是坏?每个孩子天生就是一个天使,只是慢慢被世俗所污染。

我们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很多时候都是处于茫然的状态,并不知道什么教育对孩子是好还是坏? 然而马修老师知道,他的眼睛能够发现学生的良好品质,他的耳朵能听出学生的音乐天赋,他的心灵能够感知学生真正的需求。从剧情的所有情节来看,马修老师对于孩子并不茫然,反而在教育孩子方面拥有着自己独特的“战略”。

苏格拉底曾经说过:“教育不是灌输知识,而是点燃火焰。”对于这一点,我想马修老师他是真真切切的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