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买卖运输雷管炸死一人的嫌犯在包头落网

非法买卖运输雷管炸死一人的嫌犯在包头落网

时间:2020-01-10 13:4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生命无价,而今天这个故事的主角却是一群甘愿拿生命赌博的人,他们交易的是极度危险的爆炸物―――雷管。在欲望的诱惑下,这群人“毫不畏惧”地游走于生死的边缘,其中一人还为此尸横街头。    “轰隆”巨响闹市街头突发爆炸    2007年5月17日中午12时许,停靠在壶关县城新建路北段工程队东侧路面上的一辆红色夏利轿车突然发生爆炸。由于爆炸地点位于县城主要路段,且正值市县“两会”召开期间,接到报警后,壶关县公安局时任局长刘一平、副局长李广晓立即调集刑侦、技术、治安及派出所的精锐警力赶赴现场展开勘验调查。   被炸的夏利轿车车顶已不见了踪影,整个车身塌陷,车上的两个乘客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现场周围散落着大量雷管碎屑,48枚未爆炸的电雷管掺杂其间。民警经勘查发现,炸点位于车辆后排底盘中部,排除了车外爆炸或人为投掷、埋设炸药等外部因素。据目击群众反映,案发前,有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曾与被炸车辆接触过,爆炸发生后面包车即快速驶离。警方分析后断定,这是一起因非法买卖、运输电雷管发生意外而导致爆炸的案件。   当日下午,被炸伤的郭庆因伤势严重不治,另一名伤者王兵虽经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仍处于危险期被送至北京救治。这时,刑警已依法先期对夏利车车主秦玉传唤,并对其住所及相关活动地进行搜查,结果发现了雷管包装盒。稍后,秦玉被刑事拘留。   案件引起各级领导的高度关注,市公安局局长安占功指示,要不惜一切代价彻查案件,消除隐患。    寻踪觅迹千里追歼嫌犯落网   进一步调查的结果显示,死者郭庆与伤者王兵均系壶关县人。民警经过先进的侦查手段和详细的走访,发现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里,龙泉镇西街村的付新与郭、王二人联系频繁,而爆炸发生时,东街村的平建曾驾车出现在事发地。壶关警方随即对付新上网通缉,并将平建传唤到案,但平建极力表白与案件无关,民警决定从外围展开突破,暂不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6月6日,新到任的局长李寿昌将此案列为必克的重点案件,并亲自指挥侦破全力攻坚。6月13日,追捕民警辗转千里,在内蒙古包头市将藏匿的付新捕获,经过审讯,警方掌握了平建参与非法运输、买卖爆炸物品的确凿证据。6月15日,平建归案。    根据嫌犯的供述,壶关警方起获了嫌疑人在案发当天逃离途中藏匿于一废弃窑洞内的500枚电雷管,但有证据显示,尚有5000枚电雷管下落不明。6月17日,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乔亚民率领刑侦支队长韩毅、重案一大队队长郭涛等人赶赴壶关,经过研究分析,决定由市县刑侦技术精英联合组成专案组,对此案全面展开攻坚,一方面对涉案嫌犯进行全线围剿,另一方面对所有线索逐条展开深挖,力争端掉地下黑窝点,切断通往我市的黑炸药运输线。   在接下来的20多天里,联合专案组民警循线追踪,在长治、晋城、河南、山东等地连续展开突袭,先后抓获“供货人”王民、“介绍”买卖并从中获利的范安、王勇等11名嫌疑人,查获涉案电雷管16000余枚。    死亡游戏欲望诱惑铤而走险   来自公安机关的消息称,2006年冬季至今年5月间,河南安阳籍的王民非法购进自制电雷管9万余枚及火雷管5000枚,他与壶关的付新相互勾结,从事买卖雷管的勾当。王民负责供货,把雷管从河南运至我市交给付新。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表明,付新先后分6次以较低价格从王民手中购得无任何手续及产品批号的黑雷管4万枚以上,之后通过“中介”范安、王勇等人,以每枚5.2元至5.8元的高价卖出,使这批极度危险的爆炸物流散于壶关、襄垣和晋城、陵川等地,对社会形成严重威胁。   今年4月的一天,王民将6000枚质量低劣的电雷管提供给付新,暂存于平建家。5月17日中午时分,平建驾车与付新拉载着1000枚电雷管来到壶关县城新建路北段工程队附近,与前来购买的郭庆和王兵进行交易。就在这笔“生意”即将完成时,王兵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手机产生的静电引爆了车上装载的500枚劣质雷管,郭庆当场身亡,王兵血肉模糊。惊恐万状的平建、付新慌忙驾车逃离现场,并在途中将剩余的500枚雷管遗弃。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获悉郭庆死亡的消息后,贪财的平建并没有选择投案自首,他居然又把家里存放的另外5000枚劣质电雷管预售给了别人,所幸的是,这些要命的“炸弹”被行动神速的警方收缴,才未造成更大的惨祸。另据侦查,案发后,付新告知供货的王民“出大事了”,王遂将同批次的11820枚电雷管以“质量不好”为由退给介绍人吴冬,而吴竟然不计后果地把雷管藏匿在河南台前县的老家。吴冬被抓获后,壶关警方迅速派员将这批电雷管扣押。    金色绞架欲壑难填踏上不归    有一个有趣的细节是:通过正规厂家和正常渠道购买的电雷管为每枚1.1元,而火雷管仅为0.59元/枚,但在本案中,一些犯罪嫌疑人似乎脑子进水,他们以高出正常价格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价钱从王民、付新等人手中购买。刑侦支队长韩毅道破天机:这些涉嫌非法收购雷管的嫌疑人几乎全部经营着违法私开的黑煤窑,由于属于无证开采,他们不能也不敢通过合法、正常的渠道购买火工品。   韩毅告诉记者,国家对民用爆破器材的生产、销售、运输有着严格的规定,只有国家正规厂家才能够生产销售,也只有国家正规民爆器材经营公司才能够买卖。同时民用爆破器材的生产、使用甚至价格都由国家有关部门计划控制。因此非法生产的煤矿很难在市场上买到正规炸药。这正是非法炸药价格远高于正规炸药的原因。   据介绍,非正规雷管安全稳定性能很差,极易引爆,但在贪欲的驱使下,王民、付新等人甘愿拿生命去赌博,“毫不畏惧”地游走于生死的边缘。根据刑事案件立案标准和《刑法》第125条规定,非法制造、买卖、运输、邮寄、储存雷管30枚以上,即构成犯罪,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可想而知,非法运输买卖如此巨大数额的雷管,显然已达到情节严重的量刑标准,等待王民、付新等人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到记者发稿时,我市警方已收缴雷管17233枚,同时把案情通报给河南公安机关,请求协助调查雷管来源,深挖生产的地下黑工厂,进一步扩大战果,并对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展开缉捕。(文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whx]